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新春访象棋泰斗胡荣华 棋坛胡司令荣华一甲子
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1:47:43来源:玩钱的棋牌-玩真钱的斗地主-玩真钱的棋牌游戏点击:4

  新民晚报讯:(记者 金雷 张建东)约胡荣华见面的这天,是农历腊月二十四。在南京西路上海棋院二楼的休息室,胡荣华慢悠悠地走进来,脸上挂着迎接新年的喜庆,“刚从文史馆的迎春团拜会回来。”

  在临窗的沙发坐下,胡荣华身侧,一盆金橘果实累累。一晃,胡司令在棋坛叱咤风云整整一个甲子,成就前无古人,也难有后来者,但话题一进入楚河汉界,七十有五的象棋泰斗依旧亢奋,周身洋溢60年前首获全国冠军时的似火热情。

  1 陈毅元帅给我夹了块烤鸭

  话题从棋院一楼新开放的棋牌博物馆聊起。馆内,陈列着胡荣华捐赠的1960年全国个人象棋赛冠军金牌。这枚系着红丝带、才徽章大小的奖牌,分量极重,它见证胡荣华开启棋王生涯,为中国的象棋事业,创出新时代。

  60年前北京的劳动人民文化宫,国务院副总理陈毅亲自给胡荣华颁奖,颁奖仪式后又和胡荣华一同用餐。“事先不知道陈毅元帅来。”胡荣华回忆,“吃饭时我坐在陈毅元帅边上,他给我夹了块烤鸭。”烤鸭的香味早已飘散,但陈毅元帅那句“好哇,娃娃赶上来了,英雄出少年嘛!”的感叹,为才15岁的胡荣华日后书写棋坛神话,写下序言。

  棋牌博物馆里,胡荣华的另一项捐赠是2008年北京奥运接力传递的“祥云”火炬。“在外滩跑的,每人就跑200米。关键是时间节点,你要算好这段距离的用时。”历史铭记的场面,胡荣华道来平静如水,如同捐出火炬时的平淡从容。他解释,博物馆开建,和家人一商量,就把它捐出来。“当时接力奥运火炬,我是作为上海象棋界的代表。”胡司令的另一层意思是:象棋界的荣誉更适合由象棋界珍藏。

  2 步行出席“团拜会”

  这里是新落成不久的上海棋院,退休后的胡荣华时常来坐坐。同事熟练地给他泡上茶,他说:“过去喝绿茶,现在也喝点红茶,”顿了顿,补充道,“大多是喝白开水。”

  胡荣华现在一天的作息,通常是早上起来,从南京西路的家里步行去功德林,喝碗粥,吃个菜包。走一走,也是一种锻炼。这天去茂名南路锦江小礼堂出席文史馆团拜会,他选择步行,“来回么四五千步。这个量,比较合适。”聊到这里,胡荣华想起年轻时一位体委领导曾跟自己说,“小胡,你们棋手也要锻炼身体,每天跑个一万米。”他说笑,“真要跑一万米,还吃得消?领导的话,只能‘阳奉阴违’。”

  吃完午饭,胡荣华照例睡上一觉,醒来后,有棋赛的话,会上网看。“朋友也给我传来棋谱。”说到象棋,胡荣华来了精神,腿一搁,手一扬,语调也高了。

  3 敬畏象棋智拒“人情棋”

  胡荣华的爱棋,是对红黑32子的敬畏。任何一盘棋,都来不得半点掺假。早年胡荣华代表上海象棋队出访广西桂林,当地安排他与业余好手1敌13的盲棋表演赛。一位胡荣华熟识的棋手说情,9号对手是当地商业局干部,希望司令手下留情,和一盘。

  胡荣华向来反对弄虚作假,拒绝下“人情棋”。13盘盲棋,他胜了9号棋手,与水平不俗的6号棋手言和。等到说情的那位棋手来询问,胡荣华道歉:“匆忙中把9号看成了6号……”如此一来,智慧地化解一段人情,又维护象棋的公平公正。司令,实在是高。

  4 “不务正业”的全国冠军

  早几年胡荣华带队征战全国大赛,传出棋赛间隙他带着队员“斗地主”的趣闻。当时有领导担心这会影响到年轻棋手的备战,胡司令其实另有用意:虽然技术上,打牌与象棋完全不搭,但打牌的心态对下棋有所借鉴,牌的偶然性大,要求牌手胆大心细,敢博输赢。“有次万春林手握两只小怪、两把炸弹加三个2,还不叫地主。”他解释,“放在棋上就是棋风过于求稳。下棋,要敢博弈,一点没风险却想赢棋,怎么可能?”

  打牌的另一个作用,是帮助棋手调节心态。胡荣华自己的心得,即是逢比赛从不摆棋。五羊杯笑傲弈林,棋赛间隙胡荣华闲庭信步,别人在那里摆棋,他却捧着金庸、古龙和梁羽生的武侠小说爱不释手。他教导后辈,正确的用功应在平时的训练,与其临时抱佛脚,不如临阵放松。

  上海队夺得2003年象甲联赛团体冠军后的表彰会上,胡荣华为“不务正业”正名,“有时斗斗地主,只是为了调节心理。”

  5 激励“飞刀”为对局创新

  胡荣华之所以成就一代棋王,棋界宗师,看看60年来他留下的名局就清楚,不断求变,推陈出新,是胡荣华象棋艺术至臻至远的源泉。坐到棋盘前,他心里只有一个念想——争胜。而评价现在一些棋手的状态,胡荣华一针见血,“对失败的恐惧大过对胜利的渴望。”他拿过去民间推手比赛打比方:两位高手招式摆了很久,谁都没有上前,最后一抱拳,算是比过了,“有些棋赛就是这样,(棋手)都在背和谱。下棋若子不过河,谁愿意看?”

  问胡荣华:最近有没有印象较深的对局?他提到去年象甲半决赛上海队与杭州队的快棋赛中,谢靖擒下王天一的马炮残局。按司令的说法,这盘棋,徒弟谢靖终于掷出一把“飞刀”(象棋里的新招)。“赢快棋,一定要有‘飞刀’。”

  在司令看来,一些棋手心态出了问题,想赢怕输,但越是怕输,就越可能输棋,而只有赢棋,才可能长棋。为此他支持后手贴时先手和棋算输等规则革新,激励棋手创新争胜。司令带头,圈内人呼应。国家象棋大师董旭彬最近提议,象甲附加快棋赛须分胜负的对局移至第一盘。胡荣华赞同,“这个‘小手术’一动,首盘输棋的一方,后几盘必须全力以赴,拿出全部水平了。”

  窗外,春鸟啁啾。胡荣华从沙发上起身,要去四楼看看棋手。七十有五的胡司令,早已解甲归田,但心里,无时无刻不在关心象棋运动的发展创新。一代宗师殚精竭虑,真是中国象棋的幸事。